人生的音樂魂 日本音樂產業與樂團生態2017/03/08
 文章連結:https://www.thenewslens.com/feature/2017megaport/62606  

繼上一篇在 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 討論港都音樂文化史之後,這次我們想聊聊日本的live house樂團文化,每年大港都會邀請日本樂團登港參賽,對於這些年輕日本樂團優秀的演出實力,我們也相當好奇是怎樣的環境才能養成,這次邀請到 RAKU MUSIC 樂窟音樂雜誌副總編輯sho,要看才會長知識喔!

「2017年將於大港登台的『酸欠少女さユり』(酸欠少女小百合)為例,她從國小就嚮往偶像團體關8(関ジャニ∞),愛上音樂與歌唱買了把吉他,國中開始嘗試作曲彈唱,並在家鄉福岡街頭彈唱,一路唱到大阪、廣島與名古屋。15歲時,以當年最年輕參賽者之姿,獲得音樂比賽大獎,得獎作品也得以數位發行。16歲前往東京打拼、18歲主流出道,20歲的現在第一次出國,就是來台灣參加大港開唱音樂祭演出。若是在台灣,可能「13歲街頭彈唱」這個階段開始就有困難,沒有申請許可或證照,可能還沒得到觀眾掌聲就先得面臨取締的逼逼哨聲。

對大部分的日本樂團來說,在起步階段團員們大多得靠打工維生,在日本的社會結構中,打工的薪資雖然比不上正職社員,但勉強還能維持生計,生活雖然辛苦,但也因為日本的音樂表演空間(Live House)多,演出門檻低,要在一個普通規模的表演場地安排演出,只需要負擔相對低的成本,就能有演出的機會。玩樂團的門檻雖低,但競爭也激烈異常,特別是日本有許多音樂專門學校,從專門學校畢業的樂手專業程度與素質之高、專攻音樂類型之多元,也突顯了日本獨立樂團的表演能力和程度的深厚。

不管是音樂祭也好或是小型場地的表演,看完演唱會散場時,你總是能看到小團努力發著自己印製的傳單,為自己的演出作宣傳。這些被稱作「寬鬆世代」下的樂團,就算不是以武道館(萬人場地)為目標,也是為了圓一個樂團夢而使出渾身解數,玩團可真是「緊繃」的要命。」